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仙居县登山协会网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940|回复: 3

驴友为救援埋单有无法律依据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0-8 13:46: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驴友为救援埋单有无法律依据
来源:北京青年报  

       10月5日,来自广西柳州、河池等地的17名驴友在广西金秀瑶族自治县忠良乡长滩河自然保护区露营与外界失联。次日,金秀县方面透露,17名驴友已于6日上午和救援人员取得联系,并转移至安全地带。该县公安局民警介绍,长滩河自然保护区核心区域十分危险,禁止游客进入。有作者撰文提出,驴友未经批准,自行进入长滩河自然保护区,应该承担责任,包括要为救援费用埋单。


  驴友遇险之后被救出,要不要为救援费用埋单?这不是一个新问题。作为纳税人,我也觉得驴友应该为自己的不当冒险行为埋单,而不能由其他无辜的纳税人埋单。但是也要看到,如果要求驴友埋单,虽然合理,却没有法律依据。仅举一例:2011年10月,14名探险驴友违规穿越四川阿坝州四姑娘山陷入险境,仅四姑娘山景区管理局就出动人员300多人,耗费了大量人力财力,汶川、卧龙、理县等各方也在积极救援,持续数天的搜救成本高达11万元,全部由财政埋单,只有其中的9名登山者向登山协会缴纳3600元救援费及500元罚款。


  对于驴友遇险救援由谁埋单的问题,大部分人的意见是,驴友违规探险,应该能够预见行为的危险,其后果理所当然应该由自己承担,而不能过多占用国家税收和社会资源,因此,公共财政不应为驴友的个人行为埋单。也有不同观点认为,依据我国法律规定,公民陷入危险境地,政府有无偿救助的义务,这也是世界各国公认的尊重生命权的一种表现。政府管理社会,并不能以责任划分经济负担,即使火灾是由公民自己造成的,政府组织救火还是免费的;政府对于跳楼自杀者的救助,事后也并未要求自杀者付费。


  上述两种说法,都各有各的道理,其实背后存在一个“界线”问题。一是,当政府财政富裕时,应该把免费救援作为一项公共服务,而当政府尚不富裕时,对于驴友自己责任造成的救援,是可以向驴友收取全部或部分费用的;二是,政府向公民收费,必须有充分的依据,一是法律规定,二是民事合同,如果这两者中一个也没有,却在搜救后宣布“收费”,显然理由不足。而且,从合同角度看,如果有收费合同,搜救者也就需要承担一定的责任,如果最终人没救出来,还要不要收费?


  所以,对于政府救援驴友的费用埋单问题,现在只有两个处理办法:一是抓紧制定相关法律法规,规定政府救助的费用承担办法,政府依法救援,也依法收费或者不收费。二是,在明确政府救援义务的基础上,对违规的驴友依法进行处罚,可以进行行政处罚和经济罚款。这也有点“两笔账分开算”的意思:政府依法承担救援责任,公民依法承担违规责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0-8 20:55:50 | 显示全部楼层
老问题新讨论,也属于摸着石头过河的过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1-26 10:06:53 | 显示全部楼层
驴友涉险搜救费该谁买单?
摘自中国旅游报


近些年,驴友涉险的事情时有发生,其中一些典型事件更是引起公众热议。而问题的焦点都集中在:驴友涉险产生庞大的搜救费用,究竟该谁买单?
  
  最新的知名案例发生在今年10月1日,四川某大学女生小雪(化名)在稻城亚丁走失。10月2日,该景区接到报警电话后,展开了连续5天的大规模搜救。这个案例区别于以往的类似事件引发热议的原因,是因为稻城亚丁是四川省内唯一实施有偿救援的景区,它曾在施救前对涉险者提出将收取2万元的救援费。对此负责人解释,亚丁被开发为旅游区的范围不到300平方公里,在旅游区内的搜救都是免费的,但整个亚丁景区的范围有1457平方公里,所谓的2万元搜救费,是针对非旅游区范围的,而且基本上是以成本定的价。根据他们查询到的监控视频、手机信号定位等信息,小雪最后出现的位置早已远离了旅游区范围。然而事实是,在救援的黄金时期,景区本着人道主义的精神进行了搜救,“救人是第一位的”,最终也没有对小雪的亲属收取救援费。
  
  全国首例有偿救援制度是怎么出现的呢?亚丁官方称,每年驴友涉险的事件时有发生,最开始都是对其进行无偿救援,但每年大额的救援费用让景区管理局感受到压力。收费措施可以减少公共资源的浪费并以此警示一些非法穿越者。
  
  这次事件众说纷纭,有人认为,应该政府买单,因为保护公民生命财产安全是政府的基本职能,驴友作为纳税公民依法享有被政府救护的权利;也有人认为,因驴友自身存在严重过错或违规行为,“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加重了公共负担,浪费了社会资源,收费做法合情合理。那么,根据我国现行法律规定,救援者是否可以要求被救驴友支付救援成本呢?也就是焦点所在——驴友涉险,究竟该谁买单呢?
  
  目前,我国旅游应急救援的实际主体主要是人民政府相关机构和民间救援队,它们是如何看待施救费用的呢?
  
  民间救援队实施的旅游紧急救援在实际运行中大多免费。然而,虽然公益性组织不得以营利为目的,但法律上并未禁止救援队要求被救者支付救援成本费用。救援队的救援行为属于法律理论中的“好意施惠”行为,虽然我国对此尚无具体规定,但救援队可以依据民事法律中的合同关系(驴友聘请救援队对自己实施救援的)或公平原则向被救者主张施救成本费用。
  
  地方政府相关机构的旅游紧急救援现阶段扮演着主体角色,免费施救也是普遍现象。在笔者看来,旅游景区经营毕竟已经主要是一种商业行为,如果旅游者无重大过错或违规行为,在景区内发生的政府施救成本当然应由景区或地方政府财政负担。
  
  但需要警惕的是,个别旅游者特别是一些驴友已经从“探险”走向“冒险”的畸形转变。探险旅游是有门槛的,每个有意做驴友的人,对自己的野外生存能力、身体素质、专业知识、目的地信息,都应该有充分的认识,要有自我负责的精神,避免因为盲目、鲁莽的行动给自己的生命财产带来威胁,同时增加社会的负担。
  
  如果驴友确有违规行为,比如超出了正规经营的旅游区范围,政府组织施救后,是否可以要求驴友对施救成本予以补偿呢?《旅游法》第八十二条在规定了“旅游者在人身、财产安全遇有危险时,有权请求当地政府和相关机构进行及时救助”的同时,也明确了“旅游者接受相关组织或者机构的救助后,应当支付应由个人承担的费用。”也就是说,该条款为政府要求违规驴友负担相应的救援成本提供了法律依据。当然,在什么情况下个人需要承担、承担多大比例?据了解《旅游法》尚没有进一步可细化操作的具体规定。
  
  针对现阶段我国社会发展水平的实际情况,当前的财政支出对公民各项权利的福利保障必然有轻重缓急的权衡,旅游权虽然也是公民的一项权利,但和受教育权等基本权利相比,应该算是一种“奢侈权”,不应过多占用国家税收和社会资源。因此,《旅游法》第八十二条的规定存在与现实吻合的法理基础。特别是一些驴友不顾景区的劝阻,对“禁止攀爬野山”的告示牌置若罔闻,导致出事的概率攀升。能够预见也应当预见行为的危险,还不顾自己的安全和社会的利益贸然行之,其后果理所当然应该主要由自己承担。
  
  驴友探险主要分为3个类型,第一类是个人自发性探险行为;第二类是商业性的驴友行为;第三类也是最容易发生事故的一类,多是驴友自发组队的松散行为。政府有必要把探险旅游、户外运动的营利性组织者、商业机构纳入法律监管体系;而对于非营利性的互助式组织者则应引入第三方评价机构,进行资质认证,加强行业引导和规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5-29 09:28:19 | 显示全部楼层
“旅游者在人身、财产安全遇有危险时,有权请求当地政府和相关机构进行及时救助”的同时,也明确了“旅游者接受相关组织或者机构的救助后,应当支付应由个人承担的费用。”
这句话怎么个理解?遇险者本人没有请求救助,相关组织进行救援,发生了救助成本,个人要承担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    

© 2001-2012 仙居县登山协会网 ( 浙ICP备12007817号-2 )

Powered by Discuz! X3.2

返回顶部